在教古詩《春曉》時,因為看不清楚黑板,馬建華把“曉”字寫錯了,他的妻子趕緊上前提醒。
  馬建華上課時,他的妻子會幫忙輔導學生。
  馬建華夫婦和孩子們在課間做游戲。
  9月9日,馬建華在醫院接受治療。
  上課時
  她是丈夫的眼睛
  “你這個‘曉’字寫錯了。”課上到一半,妻子楊紫瓊就匆匆走進教室,她用抹布擦掉了春曉的“曉”字,幫馬建華重新寫了一次。
  下課後
  她仍是丈夫的眼
  沙金鐵這裡好像寫錯了,沙日且的作業又沒有做完,馬花還分不清聲母和韻母……妻子幫忙批改作業,馬建華就在一旁一一記下來。
  9月9日,在教師節前一天,西昌市馬鞍山鄉茶葉村6歲的馬花沒有像往常一樣背著爸爸給她買的新書包去上學,而是在家幫忙乾農活。因為她學校唯一的老師正在住院,在這位老師的幫助下,她的漢語水平進步了很多,這也讓她有了更大的學習動力。
  44歲的馬建華,就是馬花的老師。在西昌市馬鞍山鄉茶葉村小學,他成了馬花等9個孩子唯一的老師,患有視網膜色素變性的他,左眼視力 0.08,右眼視力0.02,且視力還在繼續下降,幾近失明。新學期開學時,他照常繼續為孩子們上課,妻子也趕來義務幫忙,這座“夫妻小學”已在大山深處有著14個年頭。然而,今天的教師節,他卻只能在病床上度過。
  教師節到了,馬建華卻因膽結石突發,不得不住院治療。醫生建議手術,但他說,這樣孩子們就沒法上課了,他準備輸液消炎後就趕回學校,把落下的課程補上。
  離奇眼疾
  老師需戴墨鏡上課
  9月9日,在涼山州中西醫結合醫院,馬建華躺在病床上輸液。9月6日,他因膽結石病發,不得不住院治療。
  茶葉村地處大山深處,6個村民小組,200多戶村民。今年2月,華西都市報記者曾前往學校採訪。學校在一處山坳中,手機信號時有時無。
  茶葉村小一共只有9名孩子,新學期開學,他們升至二年級了。他們中,年齡最大的馬小燕11歲,最小的馬花僅6歲。住得最遠的孩子,從家走到學校要3個小時,每天要家長接送。
  戴墨鏡、拄木棍上課,是馬建華的標準“裝備”。上課戴墨鏡,不是為了裝酷,而是不得已。2004年的一天,馬建華覺得好像眼睛里進了沙子,很不舒服。此後到2007年,他眼睛的視力越來越差。因經濟困難,一直沒有去醫院檢查。直到2008年,他的眼睛已經看不清楚東西了,到成都檢查得知,是視網膜色素變性。這種眼疾目前無法治愈,視力會逐漸下降,甚至有可能失明。
  “不能看強光,太黑也看不見,只有在合適的光線下,可以看到模糊的東西,戴上墨鏡會好些。”在採訪馬建華的兩個小時里,他一直沒有看清楚記者的樣子。去年,馬建華視力測試結果為右眼0.02,左眼0.08,近乎失明。
  妻子助陣
  輔導學生幫改作業
  記者找到他時,他正在為孩子們講解古詩《春曉》。馬建華轉身在黑板上板書,慢慢寫字。他說,湊近點看,書上的字勉強能看到。黑板上的,只能憑感覺摸索著寫。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馬建華用漢語讀了一遍,然後又用彞語讀了一遍。“你這個‘曉’字寫錯了。”課上到一半,妻子楊紫瓊就匆匆走進教室,她用抹布擦掉了春曉的“曉”字,幫馬建華重新寫了一次。
  從丈夫患眼病開始,有初中文化的她開始幫助丈夫輔導學生。
  學校上課時間是上午10點半至下午3點半,中午不休息。上午的課一結束,楊紫瓊就給孩子們煮上雞蛋,拿出牛奶等免費午餐,這是她每半個月從中心校徒步背回來的。
  學校沒有通電,備課成了一個大問題。到了晚上,馬建華更是兩眼一抹黑。楊紫瓊點起蠟燭,翻開學生的作業本,幫忙批改。“這道題,沙金鐵好像寫錯了,沙日且的作業又沒有做完,馬花還分不清聲母和韻母……”這些問題,馬建華都一一記下來。
  幾近失明
  他仍堅持上課
  這次病發住院,醫生勸馬建華儘快進行手術,但考慮到上課問題,馬建華還是決定先輸液,在周五前趕回學校,把學生落下的課補上,“等寒假了,再找時間做手術。”
  “這是我的故鄉。”2000年起,馬建華便一直在茶葉村小學任教,隨著學生的減少,其他老師都走了。
  如今,馬建華每月工資有2600元,妻子在學校幫忙沒有工作,他要養活一家6口,大兒子讀高一了,小女兒還在讀小學二年級,家中還有老人,生活壓力很大。在他們的廚房裡,土豆和蓮花白是一天的主食。
  2008年,馬建華被確診為視網膜色素變性後,中心校為了照顧他,曾讓他到中心校做一些簡單的工作,這樣要輕鬆得多,而妻子也可以去西昌的餐館打工補貼家用。
  但馬建華執意留在茶葉村。他說,如果學校沒有其他老師來,很可能被撤掉,家遠的孩子可能會因此輟學。
  >>他的夢想
  擔心回家路太遠 希望留孩子寄宿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孩子們能住校,他們每天走幾個小時的山路,太辛苦。”談起自己最大的願望,馬建華說,他希望學校能改成寄宿制。記者瞭解到,學校目前有空閑教室和寢室可作為學生宿舍,要實現這個願望,僅需要5張雙層鐵架或木架床,以及一些簡單寢具。
  茶葉村海拔2300多米,9名學生上下學,都要在山林中步行。家距學校最遠的學生魯富,走得快要3個多小時才能走到學校,每天早上他都是7點就出門,爸爸送他到半路,然後楊紫瓊去接。下午放學,楊紫瓊送他到半路,魯富的爸爸趕來接。
  馬建華說,學校如果有了床,孩子們就可以住在學校,生活起居由他和妻子照顧,這樣,孩子們不必每天走幾個小時的山路,能夠睡得多一些,而且也安全很多。華西都市報記者徐湘東攝影報道
  >>相關新聞
  四川大學校長謝和平在新生開學典禮上致辭
  年輕時失信或成人生污點
  “大學的四年就是做真學問的過程,是不斷戰勝自我、成就精彩未來的過程,來上大學,學問比學位更重要。”這是四川大學校長謝和平在9月9日大一新生開學典禮上說的話。
  “為學者,先為人”。謝和平說,良好的道德修養,往往會比學術成就更讓人信服。難以想象,一個習慣做作業抄答案、考試作弊、寫論文在網上下載和抄襲數據的學生,能有什麼真學問、真本事?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剛剛起步就不會引人註意,往往年輕時不曾註意的失信行為可能會成為自己人生永遠洗不掉的污點。
  謝和平說,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學生面對的任何競爭和挑戰,最大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管好自己,天下無敵”。
  華西都市報記者李寰  (原標題:西昌“眼盲老師眼盲老師”:妻子就是我的眼)
創作者介紹

旺旺

dz19dzimt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